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異世無冕邪皇 > 第3799章 殺機

第3799章 殺機


小貼士:頁面上方閱讀記錄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風絕羽咬著牙一問,隨后密切的觀察柳關臉部表情。

    其實他這么問是有強烈的目的性的,因為之前,他沒見過戚元燾,并不知道寒山宗宗主對自己的事態度如何,所有的事都是柳關這個人經手的,而根據柳關對自己的態度,他根本沒把自己當作寒山宗的人,故此才有了之后的種種不快,以致于讓他覺得,寒山宗對自己伸出的援手,并不是十分牢靠。

    而之后發生的一切,也都驗證了他內心的想法,這個柳關,打一開始就不歡迎自己。

    但這些都沒有問題,風絕羽想的是,現在寒山宗的態度,因為這直接影響到褚祥淵追殺自己的難度有多高。

    如果有寒山宗出手相助,褚祥淵必然會受到強大的阻力,要知道,現在是幻墟爭奪之戰,寒山宗隸屬北淵星,跟褚祥淵分屬不同的修真星,如果褚祥淵亂來,那他很有可能會面臨整個北淵星的敵意,起碼在正式開戰之前,北淵星的強者會非常愿意除掉對方一個道武境強者的。

    所以,風絕羽現在需要確定柳關的態度,是友是敵,還是兩不相干,必須說的清楚明白。

    柳關身上黃色靈霧涌動,許久方才緩緩散開,露出真身的柳關依舊是那么的桀驁不遜、目中無人,他冷漠的看著風絕羽,嘴角勾著一抹不為人知的詭異笑容,沉吟良久之后,方才開口回應道:“風師弟,既然你幫助本座找到了紫冠楓林,寒山宗自然愿意視汝為同門,現在你可以告訴我,那個山洞在哪了嗎”

    風絕羽聞言,略微遲疑了一下,因為他告訴柳關的這條路,并不是直達隱秘山洞的,他只是刻意的離開一段距離,以確保在沒有達成目的之前,被柳關白白利用。

    聽到柳關如此一說,他也挑不出任何毛病,于是點了點頭,作了個請的手勢道:“跟我來吧。”

    “你還真找到了”柳關嘴角掛著淡漠的笑容,輕輕一撇,邁步跟了上去。

    穿過樹林,走了能有里地遠近,在即將就要到達隱秘山洞的洞口時,風絕羽忽然一滯,翻掌從天道珠中取出一道靈符。

    靈符青光閃爍,瞬息全失,但馬上,風絕羽的眉頭就皺了起來。

    “風師弟怎么了”柳關走在其身后見他停下,不由面色一沉。

    風絕羽聞言,眉頭立時舒展開來,暗中將靈符收起:“哦,沒什么,跟我來吧。”

    說話的功夫,三人就來到曾經有兩株大樹的地方,果然不遠處有個山洞,洞口盤著一團特別漆黑的天地元氣,宛若漩渦一般轉動。

    風絕羽到了洞前遠處站定,指著山洞道:“就是這了”

    柳關一愣,瞇著眼睛道:“本派弟子傳書靈訊時說山洞之外有兩株紫冠楓木,樹干上被嵌入了人的指骨,樹呢”

    “樹被我毀了,此處原本有陣法,為了破陣,被我一把火燒了。”風絕羽聞言,毫不猶豫的撒了個謊。

    柳關眼珠轉了轉,問道:“這洞你可進過了”

    “進過了”

    “那寶物在你身上”柳關面色一冷。

    風絕羽連忙道:“柳長老誤會了,說實話,在下可沒見到有什么寶物,但里面到是有一座相當可怕的陣法鎮守,在下進入其中,有感不詳,便沒有在里面停留,即刻退了出來,便再未進過,不過按照在下的看法,此洞中的陣法十分可怕,即使是在下身入法陣,也沒有機會對外傳訊,真不知道,寒山宗的哪位同門,居然還能把消息遞出來”

    風絕羽陰陽怪氣的說著,說完便盯死了柳關,觀察他的神態變化。

    果然,柳關眼中閃過一抹隱瞞,但又很好的被他掩飾過去了,而且此時柳關臉上露出了一副了然自得的表情。

    “可能是跟你一樣,進去以后就出來了。”

    “可在下并沒有在附近發現寒山宗同門的尸體啊”

    “那有可能是他離開了此地,又發生了什么危險吧。”這次柳關還沒有開口,唐律卻是不耐煩了起來,并對著風絕羽喝斥道:“風絕羽,你的問題太多了,注意你的身份。”

    風絕羽瞇著眼睛掃了一眼唐律,頓時冷笑了一聲:“是,是在下無禮了。”隨后他沖著柳關拱了拱手道:“柳長老,地方已經找到了,長老是否要入洞一探在下已經準備好了”

    “你準備什么”柳關聞言,立馬臉色一寒。

    “進洞啊”風絕羽道:“難不成柳長老要一個人進去,這里面可”

    風絕羽的話還沒說完,柳關直接擺了擺手,不勝其煩道:“你,不需要進去,此洞,本座一人進入即可,風師弟,你幫本座找到了此洞,寒山宗自然會全力護你,正好,我帶來了唐律,你跟著他先回去與宗主匯合吧,本座去去就來。”

    聽到此言,風絕羽臉上雖然沒有什么表情,但心里已經有譜了,柳關肯定知道什么不為人知的隱秘,不想讓自己知道,甚至他聽到自己說山洞里面有一個非常可怕的法陣,都沒任何情緒波動,這表明柳關對紫冠楓林里面的事知道到的比自己還要清楚。

    有些事,細思極恐,風絕羽的心頓時變得陰冷無比。

    “那好吧,我就在外面,有什么需要的,盡請長老吩咐。”風絕羽痛快的揖首一禮,然后就跟著唐律離開了紫冠楓林。

    風絕羽走了以后,柳關站在原地沒動,望著前者的背后,面沉似水,嘴角勾著鄙夷的笑容:“吩咐除非你有命活下來,哼。”冷哼了一聲,柳關四下環伺一圈,然后才極為謹慎的從懷里取出了一截造型古怪的木杖。

    這把小木杖,頂頭嵌著一塊閃閃發光的青松石珠,石珠中充斥著磅礴的天地元氣。

    柳關先是將小木杖捧在杯里,然后仔細回憶的了一番,口中才振振有辭的念起了晦澀的咒文,隨著他的本源神力配合咒文從指尖涌入小木杖之后,小木杖上的青松頂珠緩緩綻放青色的光彩,猶如一張青色透明的大幕,將柳關的身體包裹住。

    隨即,他又在山洞外面站了一小會兒,等到青色透明的大幕像雨傘一樣撐開之后,大幕上零零碎碎的出現了一些發光的符箓。

    符箓總共有十二個,分布青光大幕之上,準備就緒這后,柳關這才嘴角一勾,流露出自信的笑容,一只手握著小木杖,另一只手攥著一把寒芒四射的承神寶劍,大步流星的走進了山洞。

    風絕羽跟著唐律亦步亦趨的走在葉影如梭的樹林內,背在身后的右手,不停的彈動著手指。

    大約走了能有盞茶功夫,突然張嘴沖著面色清冷、不近人情的唐律說道:“唐律,你們在鼠巢山的時候損失不小吧”

    柳關身邊的鐵桿弟子唐律聞聲一愣,本能有些抵觸的反問道:“你問這個干什么”唐律這個人,跟柳關一樣,對風絕羽沒有什么敬重之意,但柳關也就罷了,畢竟其身手修境還要在風絕羽之上,可他這么一個乾坤大圓滿的弟子,敢對風絕羽毫無禮貌,顯然柳關給他灌輸了什么。

    風絕羽并沒有因為唐律的無禮而感到懊惱,反而閑話家常一般呵呵笑道:“沒什么,要說那鼠巢山,我也算第一個發現的,里面的鼠妖太多了,牙齒和爪鋒還有鼠毒,我差點死在里面,相信各大修真星闖山的時候,并不輕松吧”

    唐律陰鷙的目光一閃,語氣極是傲驕道:“這算什么,區區妖物,豈是我北淵眾尊的對手。”

    “那到是,畢竟人多啊,哎那你們出來之后都去哪了北淵星的同道,是不是都來這邊了”風絕羽再問道。

    唐律還以為風絕羽沒話找話,當即陰測測一笑:“那到沒有,宗主給長老安排了一個隱秘的任務,我們先過來的。”

    “啊,是這樣”風絕羽問完,恍然大悟的啊了一聲,緊跟著,眼中布滿陰霾道:“恐怕戚宗主也不知道柳長老現在在干什么吧哎唐律,你說要是讓戚宗主知道,柳長老暗中勾結了褚祥淵,意圖暗中將我除掉,你猜他會怎么想”

    風絕羽語氣平淡的說完,唐律頓時全身一僵,停下了腳步。

    “唰”

    一雙冰冷的眸子,瞬間落在了風絕羽的身上,唐律表情驚愕著,宛若石化了一般。

    “呵呵,怎么你真以為我知道,柳關心里的鬼主意呢吧”風絕羽冷笑著,眼中布滿了無窮的殺意,不等唐律反應過來,就從身后抽出了右手,閃電般的按在了唐律的額頭上。

    一道大符,帶著風絕羽從喉嚨中硬擠出來的陰森尖叫,富有極其怪異的節奏,在唐律腦海中驚鳴而起。

    “姓風的,你怎么知道長老他啊”

    在三音地藏神訣之下,毫無防備的唐律當場跪在了地上,雙手抱頭,發出痛苦的叫聲,而風絕羽在唐律屈膝跪地的同時,就用左手劃了一道陣符,將他的叫聲全數攔截了下來。

    《異世無冕邪皇》去讀讀全文字更新,請牢記網址:www.ybktey.icu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民街机捕鱼对战版下载 吉林十一选五前三直最大遗漏 平糖王3快3 河北十一选五任选基本 新手如何炒股入门步骤 手机股票软件下载 天津11选5号码推荐 十一运夺金玩法 急速赛车单机游戏 福彩东方6 1开奖结果 安徽快三开奖直播现场 半波中特免费公开网站 快乐8官网网址导航 十一选五前三组选技巧 秒速快三网彩票 政府基金配资 1326投注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