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讀讀 > 其他類型 > 大時代1994 > 555、深夜情事

555、深夜情事


小貼士:頁面上方閱讀記錄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熊白洲現在粵城的幾個女伴中,郭子嫻比較獨立,她有自己的事業需要忙碌,而且節她是不用回香港的。狂沙網

    圣誕節對她和郭子婧來說就是節了;

    按理說郭子婧也不需要熊白洲cāo)心,她格散漫自由,熊白洲也不會約束她,但是郭二小姐卻主動要找熊白洲商量事。

    可電話里她又不說,熊白洲就知道這件事應該沒那么重要,或者還在計劃之中;

    王連翹呢,她節也是要回家的,自然也想讓熊白洲多陪陪自己。

    不過她知道熊白洲這一陣子很辛苦,只要看王蜀葵的忙碌程度就知道了;

    陳秋蓉也是同樣的況,她們學校已經放寒假了。

    不過她和同學一起在聲電子打寒假工,這也是熊白洲之前的安排,不過她也是要回去陪著父親過節的。

    “大佬,去哪個方向?”

    在東風路的四岔口,盛元青轉過頭小聲問道。

    四個女人所在的方向各不一樣,熊白洲心里想了想,決定先和王連翹吃晚飯,然后再去見郭子婧,第二天早上看望陳秋蓉,順道再去感謝郭子嫻一番。

    這樣一想,簡直完美!

    “先回橡樹園別墅。”熊白洲吩咐一聲。

    盛元青點點頭,橡樹園是連翹姐的地盤,看來今晚自己大佬要留宿那里了。

    熊白洲幾個最忠心的細佬對這些“大嫂”的感官也是不一樣的,雖然他們從來不敢講出來,不過從平時的言行舉止可以察覺。

    陳慶云和盛元青幾個是比較服氣王連翹的,畢竟這是跟隨大佬熊從工地上崛起的女人;

    劉大祥可能支持周淑君多一點,畢竟這是家鄉人;

    不過蘇漢津和劉慶鋒這些人又是另一種思想,蘇漢津本就是恒基地產“借”過來的,劉慶鋒因為周美大廈的買賣也略微知道大老板和恒基董事長的關系匪淺,站在他們的角度自然希望熊白洲和郭氏姐妹加深聯系。

    畢竟虎從風勢,龍仗水靈,商場上強強聯合才有更廣闊的發展前景。

    陶與善卻不這么想,他自己就是門當戶對的“政治婚姻”,老婆平時在家很強勢,家庭很不和諧。

    恰巧陳秋蓉這陣子一直在聲電子的總經辦里打寒假工,陶與善覺得這位明媚溫柔的女大學生才是大老板的良配。

    不過熊白洲覺得他們的思想都比較幼稚。

    畢竟,小孩子才會做選擇題。

    站在橡樹園別墅門口,熊白洲輕輕呼一口氣:“好男人也不容易啊,每個女人的要求和想法都要顧及。”

    這個渣男大概覺得自己先和王大美人吃飯,再和郭子婧睡覺,第二天去見陳秋蓉和郭子嫻,這就是方方面面都照顧到的意思了。

    “晚上一起留下來吃飯?”

    熊白洲對盛元青說道。

    拋開工作關系,熊白洲其實就是這群年輕人的大佬,家庭式的晚餐他們都是可以參加的,不過盛元青笑嘻嘻的要溜走:“我約了和大祥老白他們一起喝酒。”

    熊白洲也不以為意:“那你把車留下,晚上喝酒不許開車,明天你也能多睡一會。”

    剛剛推開門,熊白洲就聽到客廳里一陣女眷的說笑聲,王連翹、王楓香、王蜀葵,還有王松柏的老婆閆秀麗也在,現在這里幾乎成了“王氏家族”大本營。

    幾個女人聊的正烈,熊白洲的進門打破了房間里的氣氛,畢竟他社會地位太高,王蜀葵下意識的就站起來打招呼,王楓香和閆秀麗神態也比較恭敬。

    只有王連翹一如既往的沒有變化,伸著細長的脖頸說道:“熊白洲,你今天都沒有提前說回來吃晚飯,我們都吃過了。”

    “沒事,家里有什么我吃什么。”

    熊白洲也不講究:“在海州不是帶了一點咸菜和鹵嘛,你隨便做一點就好。”

    “曉得了。”

    王連翹站起來走向廚房,王楓香和閆秀麗也趕緊去幫忙,因為面對熊白洲還是很有壓力的,縱然熊白洲在她們面前從不生氣。

    蜀葵妹妹倒是也想去廚房“避難”,可她現在是熊白洲正兒八經的生活秘書,從嚴肅的工作關系瞬間變成家人親屬,以她的社會經驗有時會無所適從。

    熊白洲也不開解,年輕人多經歷一些這樣進退維谷的局面不是壞事。

    “姐夫,我也去廚房搭把手?”蜀葵妹妹糾結半天,最終還是悄問道。

    “去吧。”

    熊白洲都沒看王蜀葵的神,只是專注的盯著電視。

    蜀葵妹妹吐吐舌頭,小跑著進入廚房,很快那里又是一片歡快的川渝話。

    幾個會做菜的女人效率還是很高的,十分鐘后幾疊小菜就布滿了桌子。

    “過來吃飯啦。”

    王美人喚了一聲,她今天穿著淺紫色長擺包著部的羊絨衫,體的曲線修長優雅,部豐飽滿,在家里也沒有很講究,只是隨意找了根紅色頭繩將長發綁成馬尾,露出一片光滑白皙的額頭。

    這里的女不少,王連翹顯然是最迷人的那個。

    熊白洲吃飯時,王連翹主動陪在旁邊,歪著漂亮的腦袋盯著熊白洲看了一會,然后說道:“熊白洲,節我留在這里陪著你吧。”

    熊白洲搖搖頭:“我節可能都不在粵城,要去香港那邊處理點事,大年三十你總不能一個人呆在家。”

    “好吧。”

    王連翹乖乖的點點頭,她幾次來往粵城與川渝,兩地之間的距離感早就被飛機這個交通工具縮短了,所以也不像去年那樣舍不得。

    “晚上我不在家里休息,有點事要處理。”

    對于這一點王連翹倒是習以為常,王蜀葵說前一陣子熊白洲的工作時間都是徹夜顛倒。

    “那你不要太忙太拼噻,我們的錢已經夠用了。”

    王美人眼眸里濃濃的擔心都化不開:“年輕的時候用體去換錢,你年老的時候怎么辦,難道用錢去換體嗎?”

    “我心里有數。”

    熊白洲笑著安慰道,他這一世事業基本盤雖然擴大了,其實總體工作量是減少了,畢竟蘇漢津等人的作用都體現出來。

    吃完飯熊白洲出門時,看著王連翹站在門口送別的影突然有點愧疚,心想自己也太不是個東西了,不過當郭子婧電話打過來的時候,熊白洲又覺得內心癢癢的,像一只即將剛偷吃魚的貓兒。

    “叮鈴鈴。”

    手機再次響了起來,熊白洲以為又是郭子婧的,心想今晚她**這么沖動嗎?

    熊白洲拿起來看了看,卻是趙寧岱的。

    “寧岱姐打給我做什么?”熊白洲呢喃著說道:“今晚也沒有安排她插隊啊。”富品中文

    《大時代1994》去讀讀全文字更新,請牢記網址:www.ybktey.icu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民街机捕鱼对战版下载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记录 北斗娱乐棋牌 浙江体育彩票20选5走势 青海快3走势图_快3开奖走势图 11选5河南最新开奖今天 云南快乐10分前三遗漏 幸运赛车是正规吗 股票配资在线找选卓信宝配资 排列3开奖结果走势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真准 青海11选5推荐号码 北京期货配资 黑龙江体彩11选5官网 广西十一选五下注 股票怎么开户啊 极速快3走势预测